偵探 J 的來電(一)

短篇小說
偵探 J 的來電(一)

喂,你好,我是偵探J,謝謝你的來信。

你應該很驚訝——身為一個名聞遐邇的偵探,我居然會親自打電話給你們這些寄信來的委託人。其實這也不是我的本意啦!要知道我每天可是都會收到上萬封的信件呢!其中當然不乏各種委託、憧憬的信件。

然而,我認為你的信件中有很多有趣的內容,讓我很想要好好跟你聊聊。


首先,身為一個專業的偵探,你所提到的案件我是絕對不會交給警方的——絕對不會。那些警察會什麼啊?他們充其量就只能拿著槍、追追搶匪而已——這種需要動腦的事物,連他們做不做來我都很懷疑呢!所以,你的這個案件我是絕對不會交給其他人的——也請記得不要把這個案件呈給其他的偵探,要知道我們這個行業競爭是很激烈的!

不過我也相信你不會,要是你會那麼做的話,案發當時就會報警或找其他偵探了;而你會選擇我偵探J,想必是對我的辦案能力十分肯定——不過以我的實力,要不被肯定也是很難的吧!哈哈哈哈哈。

那麼,我們稍微整理一下這個案件的內容:

你的母親愛子女士在十月二十日,也就是上個禮拜四的下午兩點半在自家中身亡,週遭沒有任何犯案痕跡,也沒有留下任何的死亡訊息。死亡原因是刀傷,失血過多而死。

案發地點在昭興街與明倫街交叉路口的民宅二樓,樓梯上來右手邊第四間房間。整個房間是一個密室,只有一扇窗戶跟一扇門,彼此相對。

發現屍體的是你本人,當下只有趕緊叫醫生,並沒有報警。

目前的對於兇手有四種猜測:

第一種可能,是你信中提到的兄弟犯的案——因為作案的地點是民宅內的二樓,並不是隨便的人都可以進入的位置,更不會有人知道令堂當時待在這個房間內。所以我合理懷疑,你的兄弟就是兇手。這豈不是愈想愈合理嗎?你的信中提到,你的兄弟常常跟母親有爭執,要是你不在家可能就是家暴了⋯⋯那麼,對,沒錯!一定就是他了!我對我自己的推理能力真是太佩服了,哈哈哈哈哈。

第二種可能,我覺得就相對不可能了許多——或許是某個跟令堂有恩怨的人悄悄闖進你家,把她殺了之後趕緊離開,再把現場佈置成自殺或是密室殺人的樣子。但是,若不是對你家很熟悉的人,實在不太可能,例如我就不會知道,令堂當時會在哪個房間——真的不知道。

第三種可能——就是闖空門的小偷進到家門,被令堂發現所以殺人滅口。但是這個的可能性就更低了⋯⋯而且闖空門的小偷不可能那麼細心,把現場佈置得像是密室!

最後一種可能,是你母親根本是自殺。但是你說的,你母親平時沒有透露出何想自殺的動機,甚至時不時還說著想要去俄羅斯旅遊——這怎麼看都不太像是自殺,所以我也認為這個推論不太可能。

所以綜合以上的嫌疑看起來,你的兄弟犯案的可能性最大,我看就是他了!但你千萬不要去報警!要是你去報警結果在警察趕到之前被他發現了,豈不是很危險?你也千萬不要去問他,不要冒死做這種事情。你就默默地知道是他那麼做的就好——對,就是他做的。

嗯,那是什麼聲音?那⋯⋯那不是警車嗎?你,你居然已經報警了!你⋯⋯你是怎麼知道是我⋯⋯?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《少年粉紅》:一本好看但是可以更好的小說

歌牌中的秘密《名偵探柯南:唐紅的戀歌》

《你的善良必須有點鋒芒》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