偵探 J 的來電(三):心理醫生 K 的證詞

短篇小說
偵探 J 的來電(三):心理醫生 K 的證詞

對的,我就是心理醫生K。請問警官你是要詢問我的哪一個病人呢?


你是說⋯⋯死者愛子女士的獨子,魁先生嗎?印象嗎?當然有⋯⋯這麼少見的案例,當然有。

我總共在魁先生身上發現了三個人格,分別是「偵探J」、「兒子」,以及「刑警弟弟」,其中「偵探J」跟「兒子」完全不知道彼此以及「刑警弟弟」的存在,相反地,「刑警弟弟」非常清楚前二者的存在——甚至知道他們是同一個人。

我記得第一次他們來看診時,就是這個刑警弟弟「帶著精神分裂的哥哥來的」。對,沒錯,這個刑警弟弟從頭到尾都認為自己只是陪同這個哥哥來罷了。

容許我說一下我的判斷:

從這份錄音檔來看,這三者之間,真正殺了愛子女士的人格應該是偵探J——要知道,他在談話之間一直強調他不會知道愛子女士的所在,卻不經意地留下了證據——我說的當然不是那把刀,而是下意識地把事情推向推論中跟自己最有關的「哥哥」,而不是闖空門的小偷、有恩怨的人物,或者是自殺。

你問我,為什麼說這樣子的案例不常見?真的很少見啊!魁先生的每一個人格都有強烈的反抗元素——而且他們都不甘於自己單一的身分,就好像這些身分只是個偽裝罷了⋯⋯

這樣就行了嗎?好的,您辛苦了。

——然後,心理醫生K走出偵訊室,微笑著。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《少年粉紅》:一本好看但是可以更好的小說

歌牌中的秘密《名偵探柯南:唐紅的戀歌》

《你的善良必須有點鋒芒》嗎?